www.0118lt.com
当前位置:主页 > www.0118lt.com >
参考人物|默克尔:历史上的一个意外
发布日期:2021-09-27 17:02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德国《明镜》周刊9月4日一期刊载题为《近乎伟大的总理》的报道,作者系记者迪尔克库尔布尤魏特。报道讲述了默克尔在担任德国总理期间是如何面对七次重大危机的,全文摘编如下:

  安格拉默克尔时代乌云密布,危机如影随形。默克尔具备一些素质,使她能成为这个时代正确的总理人选和历史的幸运。她的前半生是科学家,与数字、表格和曲线打交道。她智慧而理性,危机不会令她恐惧,因为她能够抓住本质,看清真相。

  默克尔惊心动魄的政治生涯始于1990年。彼时柏林墙刚刚倒塌。她为自己在东德科学院做物理学家的经历画上句号,步入政坛。

  无论如何,她都是历史上的一个意外:一位来自东德的女性要帮助西方渡过重大危机。以下是7个方面的总结。

  在这场危机的早期阶段,默克尔显得茫然失措。但她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了解有关金融世界错综复杂的信息和分析,阅读资料并与专家长谈。然后,她做到了,她站在了新时代的高处。

  默克尔政府推出了传奇般的“以旧换新补贴”,增加了短时工作岗位,从而缓冲了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虽然2009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5.7%,但就业没有崩溃。

  此次成功奠定了默克尔“危机管理者”的名声。另一个影响更加深刻:此次金融危机完全夺走了默克尔的改革热情。原本她就认为德国人胆小,现在她更不指望让他们承受负担了。默克尔当初凭借新自由主义理念入主总理府,后来却通过最低工资、母亲养老金和父母津贴不断扩大福利国家。

  这场金融危机还展示出默克尔执政风格的第二种模式:她不处理困难的议题,也不制定长期计划来遏制声名狼藉的资本主义。只要国内生产总值恢复提高,她就认为问题已经解决。

  有人评价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有“二流的智商和一流的情商”。默克尔恰好相反:智商很高,情商一般。这被视作她的长处,但或许是一个误会。在欧元危机中,或许更像罗斯福一点才好。

  默克尔从一开始就对欧盟有战略上的目标:提振这个古老的大陆,或者像她喜欢说的那样,将欧盟打造成中美两国之外的新世界秩序的第三支力量。在默克尔眼里,“提振”意味着增强竞争力,尤其是增强其他成员国的竞争力。她想通过经济实力获得政治实力。

  2009年希腊深陷债务危机时,默克尔仍坚持这一理念。在若干年里,默克尔的总理工作始终被这个重要的问题主导:欧元会垮掉吗?

  她像以往一样,想用头脑解决问题,试图协调各方需求。在布鲁塞尔,她与南欧国家的领导人彻夜讨价还价,对他们来说,她不像个欧洲人;而她所在的政党却批评她忽视了德国的利益。

  她四处修修补补,努力让这架机器维持运转,却缺少振兴欧洲的“大战略”。德国著名知识分子于尔根哈贝马斯指责默克尔“麻木地瞎搞一气”。

  在默克尔执政的整整16年里,有个人一直都在,他是默克尔无法逃避的克星:弗拉基米尔普京。他有时是俄罗斯总理,有时是总统。

  作为代表西方与俄罗斯谈判的人,默克尔与普京的关系是她在世界政治中最重要的角色。由于她的前半生经历使她了解东方阵营,也由于她会说俄语,因此,牵制普京并实施西方“标准项目”的任务主要落在了她的肩上。

  普京不是能轻易动摇的人。默克尔一次又一次地与莫斯科方面通电话,批评、告诫和请求。在明斯克,她与普京谈判乌克兰停火事宜,只能通过餐食判断这是一天中的什么时候。

  她从不放弃,对自己严苛、对他人不妥协,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包括普京。但总体而言,她并没有为西方的“标准项目”带来什么进展。

  这是因为她原则上是和平主义者。她不愿意对俄罗斯动武,反对美国向乌克兰提供导弹。这无疑是个明智的决定。

  此外,默克尔很快就忘记了建立更美好世界的目标。毕竟,德国经济界的业务对她来说更重要,促进国家繁荣很快成为她最重要的项目。香香港马会开奖记录,这位理想主义者变成了德国经济发展的最高职员。她固执地坚持从俄罗斯到德国的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项目,尽管这引来了美国对德国的愤怒,并破坏了她的信誉。

  这里首次出现了默克尔总理任期的另一种模式:开始是理想主义,然后很快出现转折,同自己作别。她经常准备背弃自己的计划,让自己的追随者失望。除了宏伟的战略之外,她还缺少在代价过高时坚持美好目标的意愿。

  在2013年秋季的选举中,默克尔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受到选民的爱戴,在基民盟内说一不二,不可替代。紧接着,难民涌入德国。这是默克尔总理任期的转折点。

  2015年9月4日,默克尔决定让德国接收滞留在布达佩斯的难民。这个决定不仅仅出自理智,也出自情感。这体现出她的性格,对自由的热情,对隔阂的厌恶,这是基督徒的特质,主要来自她那做牧师的父亲。

  那时,许多德国人赶到车站欢迎难民,分发食品和衣物,提供住宿。政府首脑很少与大多数民众态度如此一致。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时刻,一个少见的美好的政治场景。《时代》周刊将默克尔选为年度人物。那时候,她是西方的门面,是“规范项目”的先导,是价值观政治的代表。另一方面,难民的大量涌入激发了人们的抵抗情绪、种族主义思想以及对“外来人”的憎恨。

  默克尔是怎么做的?她抛弃了激动的人们,偏袒其他持怀疑、恐惧和仇恨心态的人。当她的理智重新占据上风时,当开始计算竞选的机会时,默克尔接受并推行了一项封闭政策。尤其是时任基社盟主席霍斯特泽霍费尔要求这样做。

  难民危机展现出默克尔的多重执政风格。她又一次没有坚持任何战略。默克尔在9月4日的决定彻底改变了她的总理任期。长期沉浸于保守气氛的社会觉醒了,人们争论起来。默克尔本人的职业生涯则开始走下坡路。

  在默克尔眼里,最难打交道的不是普京,也不是泽霍费尔。三流智力、脾气恶劣的唐纳德特朗普充当了这个角色。他与默克尔恰好相反,他缺乏理智、肆无忌惮、自高自大,甚至有些愚蠢。

  特朗普2016年11月当选美国总统,标志着自由民主制度的危机达到顶峰。在某些人看来,这让默克尔暂时成了自由西方的领导人。她本人反对这样拔高自己。德国太小了,无法为这一角色奠定基础,而且默克尔也没有成为一个统一的欧洲的首脑。

  默克尔对自由的热情很高,但就民主的本质而言,她只是将其视作工具。或许,在墙壁之后,人们更想要自由而不是争吵。

  她肯定厌恶特朗普的观点,但更讨人嫌的是他不理性,而且无法预测。因此,她更倾向于与中国领导人接触,而不是这位美国领导人。

  2007年3月,在联合国发布关于气温升高的灾难性影响的报告后,默克尔要求欧盟制定有约束力的气候目标;6月,她在海利根达姆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劝说时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将气候政策置于联合国的框架之下;8月,她前往格陵兰岛,穿着红色夹克站在一座正在融化的白色冰山前,生动地提醒人们注意气候变化。默克尔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议题。真好,德国有位“气候总理”。

  在2007年的这6个月里,默克尔为其连任打下了基础。她说,大家应该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如果她从今往后采取一贯的气候政策,德国人和德国将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最迟从2009年开始,她就不想再深入探讨这个议题了。金融危机阻碍了富裕,默克尔不想让公民承担额外的压力。反正,那些与她一同执政的政党对于气候保护都没有更加强烈的愿望。总理本人则说了一句很有个人色彩的话:“政治就是做可能的事情。”

  在德国,气候变化在悄无声息地进行。在最后几个月的任期里,默克尔还看到了这个问题在德国是如何成为现实的:它以暴雨的形式夺走了人们的生命和生计。即使曾经是科学家的默克尔很清楚正在发生什么,但仍然没有重视气候政策的紧迫性。

  最后是最糟糕的事情,默克尔执政期的第七场大危机:新冠疫情之灾。作为很清楚可能会发生什么的人,作为一名能控制情绪的世界最有经验的女政治家,默克尔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像其他许多人一样,默克尔也是慢慢才发现自己身处危机。她一开始也拒绝强制人们戴口罩,但后来谨慎地带领德国渡过了第一波疫情。她把保护生命看得比自由更重。现阶段是默克尔在任期内最强势的阶段,这也是因为她比平时更善于沟通,而且缓和了其官僚主义的语气,有时显得非常关心民众。这足以让人们接受戴口罩的建议。

  但是,新冠疫情无法被击败。抗击疫情的斗争拖得越久,这位总理就显得越虚弱,有时弱得惊人。她几乎无法说服州长们执行她那谨慎的抗疫政策。

  尽管德国在疫情中的表现与国际水平相比并不差,也能够让人满意,但也可以说,原本能够也必须做得更好,让死亡人数少一些。

  当然,她的时代也并非充满坏消息。尽管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危机导致德国经济出现过严重下滑,但德国经济依然表现得很强劲,失业率仍然相对较低。这很重要。

  现代化的最大推动力在她的第一任期已经奠基通过使妇女更容易将孩子和事业结合起来并加强她们的独立性的法律,通过父母津贴,通过扩建日间托儿所,通过新的离婚法。所有这些都有助于重新平衡男女之间的关系。当男性在工作中遇到女性的强大竞争时,他们可能会不自觉地回想起这位女总理。她为女性和整个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

  有时她无法控制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很滑稽,但任何人都不会因此产生不去认真对待她的想法。默克尔在严肃和不知疲倦的任职方面制定了标准。

  尽管如此,最终仍有失望。当1989年底柏林墙倒塌时,一个女人来到了西方,她非常好奇,对世界投去敏锐的目光。她把这一点一直保留到今天。

  参考消息网9月18日报道德国《明镜》周刊9月4日一期刊载题为《近乎伟大的总理》的报道,作者系记者迪尔克库尔布尤魏特。报道讲述了默克尔在担任德国总理期间是如何面对七次重大危机的,全文摘编如下:

  安格拉默克尔时代乌云密布,危机如影随形。默克尔具备一些素质,使她能成为这个时代正确的总理人选和历史的幸运。她的前半生是科学家,与数字、表格和曲线打交道。她智慧而理性,危机不会令她恐惧,因为她能够抓住本质,看清真相。

  默克尔惊心动魄的政治生涯始于1990年。彼时柏林墙刚刚倒塌。她为自己在东德科学院做物理学家的经历画上句号,步入政坛。

  无论如何,她都是历史上的一个意外:一位来自东德的女性要帮助西方渡过重大危机。以下是7个方面的总结。

  在这场危机的早期阶段,默克尔显得茫然失措。但她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了解有关金融世界错综复杂的信息和分析,阅读资料并与专家长谈。然后,她做到了,她站在了新时代的高处。

  默克尔政府推出了传奇般的“以旧换新补贴”,增加了短时工作岗位,从而缓冲了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虽然2009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5.7%,但就业没有崩溃。

  此次成功奠定了默克尔“危机管理者”的名声。另一个影响更加深刻:此次金融危机完全夺走了默克尔的改革热情。原本她就认为德国人胆小,现在她更不指望让他们承受负担了。默克尔当初凭借新自由主义理念入主总理府,后来却通过最低工资、母亲养老金和父母津贴不断扩大福利国家。

  这场金融危机还展示出默克尔执政风格的第二种模式:她不处理困难的议题,也不制定长期计划来遏制声名狼藉的资本主义。只要国内生产总值恢复提高,她就认为问题已经解决。

  有人评价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有“二流的智商和一流的情商”。默克尔恰好相反:智商很高,情商一般。这被视作她的长处,但或许是一个误会。在欧元危机中,或许更像罗斯福一点才好。

  默克尔从一开始就对欧盟有战略上的目标:提振这个古老的大陆,或者像她喜欢说的那样,将欧盟打造成中美两国之外的新世界秩序的第三支力量。在默克尔眼里,“提振”意味着增强竞争力,尤其是增强其他成员国的竞争力。她想通过经济实力获得政治实力。

  2009年希腊深陷债务危机时,默克尔仍坚持这一理念。在若干年里,香港凤凰论坛,默克尔的总理工作始终被这个重要的问题主导:欧元会垮掉吗?

  她像以往一样,想用头脑解决问题,试图协调各方需求。在布鲁塞尔,她与南欧国家的领导人彻夜讨价还价,对他们来说,她不像个欧洲人;而她所在的政党却批评她忽视了德国的利益。

  她四处修修补补,努力让这架机器维持运转,却缺少振兴欧洲的“大战略”。德国著名知识分子于尔根哈贝马斯指责默克尔“麻木地瞎搞一气”。

  在默克尔执政的整整16年里,有个人一直都在,他是默克尔无法逃避的克星:弗拉基米尔普京。他有时是俄罗斯总理,有时是总统。

  作为代表西方与俄罗斯谈判的人,默克尔与普京的关系是她在世界政治中最重要的角色。由于她的前半生经历使她了解东方阵营,也由于她会说俄语,因此,牵制普京并实施西方“标准项目”的任务主要落在了她的肩上。

  普京不是能轻易动摇的人。默克尔一次又一次地与莫斯科方面通电话,批评、告诫和请求。在明斯克,她与普京谈判乌克兰停火事宜,只能通过餐食判断这是一天中的什么时候。

  她从不放弃,对自己严苛、对他人不妥协,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包括普京。但总体而言,她并没有为西方的“标准项目”带来什么进展。

  这是因为她原则上是和平主义者。她不愿意对俄罗斯动武,反对美国向乌克兰提供导弹。这无疑是个明智的决定。

  此外,默克尔很快就忘记了建立更美好世界的目标。毕竟,德国经济界的业务对她来说更重要,促进国家繁荣很快成为她最重要的项目。这位理想主义者变成了德国经济发展的最高职员。她固执地坚持从俄罗斯到德国的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项目,尽管这引来了美国对德国的愤怒,并破坏了她的信誉。

  这里首次出现了默克尔总理任期的另一种模式:开始是理想主义,然后很快出现转折,同自己作别。她经常准备背弃自己的计划,让自己的追随者失望。除了宏伟的战略之外,她还缺少在代价过高时坚持美好目标的意愿。

  在2013年秋季的选举中,默克尔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受到选民的爱戴,在基民盟内说一不二,不可替代。紧接着,难民涌入德国。这是默克尔总理任期的转折点。

  2015年9月4日,默克尔决定让德国接收滞留在布达佩斯的难民。这个决定不仅仅出自理智,也出自情感。这体现出她的性格,对自由的热情,对隔阂的厌恶,这是基督徒的特质,主要来自她那做牧师的父亲。

  那时,许多德国人赶到车站欢迎难民,分发食品和衣物,提供住宿。政府首脑很少与大多数民众态度如此一致。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时刻,一个少见的美好的政治场景。《时代》周刊将默克尔选为年度人物。那时候,她是西方的门面,是“规范项目”的先导,是价值观政治的代表。另一方面,难民的大量涌入激发了人们的抵抗情绪、种族主义思想以及对“外来人”的憎恨。

  默克尔是怎么做的?她抛弃了激动的人们,偏袒其他持怀疑、恐惧和仇恨心态的人。当她的理智重新占据上风时,当开始计算竞选的机会时,默克尔接受并推行了一项封闭政策。尤其是时任基社盟主席霍斯特泽霍费尔要求这样做。

  难民危机展现出默克尔的多重执政风格。她又一次没有坚持任何战略。默克尔在9月4日的决定彻底改变了她的总理任期。长期沉浸于保守气氛的社会觉醒了,人们争论起来。默克尔本人的职业生涯则开始走下坡路。

  在默克尔眼里,最难打交道的不是普京,也不是泽霍费尔。三流智力、脾气恶劣的唐纳德特朗普充当了这个角色。他与默克尔恰好相反,他缺乏理智、肆无忌惮、自高自大,甚至有些愚蠢。

  特朗普2016年11月当选美国总统,标志着自由民主制度的危机达到顶峰。在某些人看来,这让默克尔暂时成了自由西方的领导人。她本人反对这样拔高自己。德国太小了,无法为这一角色奠定基础,而且默克尔也没有成为一个统一的欧洲的首脑。

  默克尔对自由的热情很高,但就民主的本质而言,她只是将其视作工具。或许,在墙壁之后,人们更想要自由而不是争吵。

  她肯定厌恶特朗普的观点,但更讨人嫌的是他不理性,而且无法预测。因此,她更倾向于与中国领导人接触,而不是这位美国领导人。

  2007年3月,在联合国发布关于气温升高的灾难性影响的报告后,默克尔要求欧盟制定有约束力的气候目标;6月,她在海利根达姆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劝说时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将气候政策置于联合国的框架之下;8月,她前往格陵兰岛,穿着红色夹克站在一座正在融化的白色冰山前,生动地提醒人们注意气候变化。默克尔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议题。真好,德国有位“气候总理”。

  在2007年的这6个月里,默克尔为其连任打下了基础。她说,大家应该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如果她从今往后采取一贯的气候政策,德国人和德国将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最迟从2009年开始,她就不想再深入探讨这个议题了。金融危机阻碍了富裕,默克尔不想让公民承担额外的压力。反正,那些与她一同执政的政党对于气候保护都没有更加强烈的愿望。总理本人则说了一句很有个人色彩的话:“政治就是做可能的事情。”

  在德国,气候变化在悄无声息地进行。在最后几个月的任期里,默克尔还看到了这个问题在德国是如何成为现实的:它以暴雨的形式夺走了人们的生命和生计。即使曾经是科学家的默克尔很清楚正在发生什么,但仍然没有重视气候政策的紧迫性。

  最后是最糟糕的事情,默克尔执政期的第七场大危机:新冠疫情之灾。作为很清楚可能会发生什么的人,作为一名能控制情绪的世界最有经验的女政治家,默克尔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像其他许多人一样,默克尔也是慢慢才发现自己身处危机。她一开始也拒绝强制人们戴口罩,但后来谨慎地带领德国渡过了第一波疫情。她把保护生命看得比自由更重。现阶段是默克尔在任期内最强势的阶段,这也是因为她比平时更善于沟通,而且缓和了其官僚主义的语气,有时显得非常关心民众。这足以让人们接受戴口罩的建议。

  但是,新冠疫情无法被击败。抗击疫情的斗争拖得越久,这位总理就显得越虚弱,有时弱得惊人。她几乎无法说服州长们执行她那谨慎的抗疫政策。

  尽管德国在疫情中的表现与国际水平相比并不差,也能够让人满意,但也可以说,原本能够也必须做得更好,让死亡人数少一些。

  当然,她的时代也并非充满坏消息。尽管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危机导致德国经济出现过严重下滑,但德国经济依然表现得很强劲,失业率仍然相对较低。这很重要。

  现代化的最大推动力在她的第一任期已经奠基通过使妇女更容易将孩子和事业结合起来并加强她们的独立性的法律,通过父母津贴,通过扩建日间托儿所,通过新的离婚法。所有这些都有助于重新平衡男女之间的关系。当男性在工作中遇到女性的强大竞争时,他们可能会不自觉地回想起这位女总理。她为女性和整个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

  有时她无法控制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很滑稽,但任何人都不会因此产生不去认真对待她的想法。默克尔在严肃和不知疲倦的任职方面制定了标准。

  尽管如此,最终仍有失望。当1989年底柏林墙倒塌时,一个女人来到了西方,她非常好奇,对世界投去敏锐的目光。她把这一点一直保留到今天。